探论癌症临床管理研究所

谈癌症的治疗问题与新思路(21)

2021-6-27 15:49| 发布者: 探论| 查看: 151| 评论: 0

摘要: 2019新年寄语  大家新年好!  按照习惯,每年到这个时候我会跟大家说说一年来探论的研究和进步。先说说我们的实验室研究。去年给大家讲过的动物实验(就是看术后的延迟复发和术前免疫强度关系的证明)在年中已经 ...

2019新年寄语

 

  大家新年好!

  按照习惯,每年到这个时候我会跟大家说说一年来探论的研究和进步。先说说我们的实验室研究。去年给大家讲过的动物实验(就是看术后的延迟复发和术前免疫强度关系的证明)在年中已经完成了,后面就是整理和发表。在数据发表前我这里说一下结果。首先试验结果证明了我们的推测:即术前的免疫提升有助于术后延迟和减少复发。这个试验的难度在于时间,要等很久不说,因为小鼠的自然寿命也只有两年半到三年,所以没有可能等到超过这个时间。到试验结束时,大部分小鼠已经发生了自然死亡。不过已经拿到的结果支持我们的假说。除了总体上的结论,我也看到了一些意外:比如我们还是看到了有个别做过了免疫最强提升(化疗联合白介素12)的小鼠在术后延迟复发。时间上明显晚于其它组别,但是的确有复发。其他大多数没有复发的是不是因为时间不够长不得而知。因为在小鼠身上我们知道这个免疫提升已经是最强的了,如果这么强的免疫提升还会有个别病例发生术后的复发转移,说明单靠这个手段本身可能还不够。这就把术后防止免疫记忆衰竭提到了更重要的地位,进一步支持了抗原供应的重要性。在将来的试验中我们会加入这个内容。另外一个观察就是肿瘤复发后我们可以看到免疫恢复共存的证据:最明显的是肿瘤的进展在复发转移病灶出现后的长期停滞,同时在一部分小鼠会出现转移灶自发消失的情况,而在另外一些小鼠会出现免疫过激和死亡的情况。这些都与探论在临床上的观察很相似,说明这个模型的正确。为此我认为当前和下面几年更重要的是把探论的临床实践进一步推广。

  到20193月,探论就已经面世6年了。6年来,探论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在临床前实验研究与临床现象相结合后发展出来的想法(见天涯论坛上的《谈癌症治疗的问题与新思路》),第二阶段是根据这些想法系统整理发布的新版《探论》(见探锁的心-探论新浪博客5744091419),第三阶段就是近年来通过认可探论的癌症患者配合所进行的临床实践(见天涯论坛上的《谈癌症治疗的问题及新思路(续)――案例讨论(转载)》)。由此,探论走过了从理论到实践,由出生到成长的过程。

  时间和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最好标准。探论在近6年后的今天不但还屹立在网络上,而且能够得到越来越广泛的认知和认可,这本身就证明了探论的合理性。这个合理性是方向,是探论自我改造和提升的能力以及探论被社会接受的程度。而探论正确与否,应该只有一个最终的评判,那就是疗效。虽然探论关于疗效的定义与主流医学不同,但是这个定义最终是以治疗后的生存延长(包括临床治愈)来衡量的。简单地总结起来,探论对癌症治疗有效的定义就是两条:1)让可能被治愈的病例被治愈;2)让不能被治愈的病例达到最大有质量生存。能达到这个标准就应该算是有效,而每100个病例中有80个达到这个标准了,有效率就是80%。用这个标准来对比探论的治疗和主流医学的治疗就可以发现:探论治疗的有效率远大于主流医学。

  探论使用的也都是主流医学现有的手段,为什么却能有超越主流指南治疗的疗效呢?我讲个比喻:目的地相同的情况下,出行是按照老旧无法更改的地图摸着路走到终点的效率高,还是按照实时路况卫星导航到达终点的效率高呢?毫无疑问是后者。因为前者犯错误的几率太高,后者却几乎不犯错误。就算是犯了错误(比如中间断了信号,靠地图走错了路),后者纠错的能力高,可以尽快回到正确的道路上来。就是说在最好的情况下,前者有一些情况可以跟后者一样到达终点,但是绝不可能超越后者,但是在其他犯错误的情况下,前者一定是到不了终点或者延迟到达而后者还是正常到达。探论就是癌症治疗上的实时路况导航系统,而主流医学的治疗指南充其量就是一个很粗燥的,无法标注路况的地图。不单是路况不明,甚至是规定只能一条道走到无路可走再考虑退回和转向(因为主流医学的临床试验设计上就是只坚持一个治疗直到病灶进展,完全不管接下来怎么办)。这样两种出行方式的选择难道还存在竞争性吗?卫星导航不是靠一目了然,而是多目了然,卫星越多,盲点越少,判断和建议越准确。同样的道理,探论也不是靠某个单一的判断,而是靠众多综合的判断来给出正确的选择。目前已经总结出来的,探论明晓的主流医学不明白的道理,规律和经验大致有十几条之多,这些就是指导探论实践的实时卫星导航系统。


  凭借超越主流医学认知水平的道理、规律和经验,探论在今天已经可以达到比较高的准确率(大于70%)来判断一个病例的内在理论生存能达到什么水平,并提供整体设计和实时的建议来帮助通过治疗到达这个目的地。探论本身也还在不断地升级,发现新的规律和修正之前的道理。但是这个系统的建设已经初见端倪,可以进入实用阶段了。因此我已于最近开始撰探论的实战篇,并计划在2019年期间完成。这是一部系统性的实战指导。在实战篇里,我将结合探论数年来的理论和实践,重点描述探论不同于主流医学的临床创新,结合具体病例中的现象来阐述探论的思辨方法以及实施手段。如果通过阅读探论实战篇能够改变一些医者的观念和实践,导致越来越多的癌症患者因此得救,我的所有努力就没有枉费。


  探论能有今天和明天,我要感谢很多人。但是,最让我无法忘怀并始终怀着惶恐之心致以诚挚谢意的,还是那些倒在了探论实践道路上的病患。在我眼里,他们是先驱和英烈:因为是他们用生命帮助探论把这些卫星送上了正确的轨道,因此为人类医学进步做出了远大于任何生者的贡献。探论的实战篇首先也是献给他们的纪念。


  最后,祝大家在新的一年中生活快乐,身体健康,事业有成!也祝探论在新的一年继续扩大影响,自身提高,星火燎原,早日成为癌症治疗的新指南。

 

2019春节贺词

  新春佳节之际,收到了很多探论患者和家属的祝福。我深知这些祝福不仅仅是给我和师母的,更多的是表达了对探论的感谢和期望。说到感谢,这些年来我看到和读到的感激之词已经多不胜数了,但是对这些感激,我和师母很少回复。其实不是我们不知道客气,而是我们明白这背后的原因是很多人觉得我们花费大量的精力和财力帮助从未谋面的陌生人在生活陷入绝境的关头走下去,是在行善,是大家对善的感谢。最近越来越多的患者和家属开始关注探论的进步,希望探论能够早一点带领大家渡过生命的难关。这不仅仅是对我和师母的感谢了,这里有很大的期望。我能够感到这些希望背后的殷切与沉重。殷切是因为着急,沉重是因为艰难。真的很难吗?我不记得是不是跟大家说过:我认为与疾病斗不难,治疗癌症都不难;难的是让天下的医者认可探论的正确。我本以为:一个正确的办法,有明显的道理,应该有很多医者愿意去尝试。但其实不然。那些基于主流临床研究模式对探论的指责我就不赘述了,至少这里还有个科学和研究观点和见解的不同,虽然令人无奈,但也无可厚非。真正使我感到沉重的是那些人性中的不善。比如颜面和既得利益。我以为在一个致死率如此之高的疾病面前,这些世俗的东西不应该成为阻碍发现最佳治疗手段的障碍,因为这是人类的自救:难道这些阻碍探论实践的人不会在今后的某个时候恰恰最需要探论的救助吗?然而我所看到的事实一次一次地告诉我不是这样的。在那些人心里,世俗的名利,地位重于癌症患者的生命。他们中有人可能因为探论的实践会证明他们的错误而感到地位和声望受到了威胁,因此切断和探论的关系;也有人会因为担心帮助探论的实践引火烧身影响到自己的前途而切断和探论的关系。今天,他们可能没有因为切断和探论的关系而感受到良心的谴责,但是他们总有一天会的:因为上天有眼。相比之下,还有一些医者深明大义,一直尊从那个从医之时即已立下的初衷:救死扶伤。在探论的实践中,他们更看重的是解决问题,是如何更有效地解救病患。这些医者在尽心尽意拯救生命的同时,深深获得了患者和家属的感激,也深深获得了我和师母的敬重。他们是天使,是老天送来帮助探论和患者的。

  探论走到今天已经远大于我和师母个人了,她已经开拓出了自身进步和完善的道路,变成了天道(所谓天救自救者先)。有些患者和家属因此把我和师母比作佛,称赞我们的善心和善举。佛是有着普渡众生义务的,这也是为什么我国医学界的老前辈裘法祖教授因此有这一比:德不近佛者不可以为医!才不近仙者不可以为医!。我看到探论是一条生路,我就该带领大家走下去。如果佛能普渡众生,吾愿为佛。


探论六周年生日

  祝贺探论六周年生日,更祝贺探论从一个基于大量临床前理论研究形成的推理式假说,一开始是尝试对临床现象进行综合解读,继而通过众多实时病例分析和建议,发展到如今这样一个可实施的临床治疗指南性实战纲领。随着时间的积累,更多的病例反馈,探论只会越来越有说服力,越来越有实战经验,越来越能证明其理论和规律的实用性和正确。这个过程充分说明方向正确之后,人类知识的积累和进步是必然的,与是不是主流,有没有巨大的人力物力资源关系不大。跟主流医学拥有的资源相比,探论至今仍然是小米加步枪,但是在每一个可实践病例上,探论都优于主流的治疗。为什么是这样?站在探论今天的高度来看,治疗癌症其实跟打仗和治国这些人类活动一样,都应了那句老话: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如果大家想对别人解释探论和主流的治疗有什么差别,就用这两句话吧。什么意思呢?其实从探论对临床治愈这个观念的拆分就可以看出这里的差别了。在探论这里,临床治愈=无瘤+持续无瘤。主流的精力都集中在前面,只有探论是在后面这四个字上做努力。


路过

雷人

握手
1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分类

探论癌症临床管理研究所 京ICP备20006520号-1

GMT+8, 2021-10-19 07:47 , Processed in 0.100597 second(s), 14 queries .

返回顶部